作为历史研究的经典著作,卡尔从各种方面诠释了历史到底是什么的问题。从我的理解来看,包括下面这些东西:

1.我们所接触到的历史其实并不等同于“过去的事”,而是由历史学家根据自己的理解,选取加工后呈现的部分事实,而且通常掺杂了历史学家的个人思想在里面。进一步因为人是作为社会的个体,所以事实上,历史的呈现与历史学家所处的环境,时代也息息相关。

2.历史事实不光应该关注孤立的个人行为,同时还需要关注到社群的普遍现象。时代的伟人既是历史进程的产物,也是历史进程的推动者,因此值得额外关注。

3.历史具备完整的一般科学研究框架:假设求证,因此历史毋庸置疑是一门社会科学。不过在历史研究中,人既作为研究的主体,又作为被研究的对象。不能用传统的主体,客体概念来严格界限。

4.在历史研究中,虽然历史包含宗教问题,但是不能简单的用宗教来回答历史问题。同样的,在历史中的道德也不应该用一般的绝对道德来衡量,我们只能根据当时的情况判断:对于历史进程是进步还是退步。事实上,卡尔认为“历史是一个斗争的过程,其结果——不管我们把这些结果判断为是好还是坏——是一些群体直接地或间接地。通常是直接多于间接,以牺牲另外一些群体获得的。”

5.历史中是存在因果关系的,我们可以借助历史研究来预言普遍性事件——但是对于个体的孤立事件却无能为力——而恰好很多时候这样的个体事件可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6.因为历史可以通过一代代的获得性技巧的传授,因此即使有短期的倒退偏离和间断,历史也一定是整体上进步的。

我觉得这里面最有意思的应该是人的自由意志。如果人不具有自由意志,那么我们可以通过研究历史,可以通过模式化预测完全预言现在——无疑这样的现实实在是让人提不起任何的兴趣。而且在这本书里面,人的自由意志占有了非常大的比重,以开篇讨论历史是如何得到的为例:“假如哲学家告诉我们的,我们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是正确的话,由于同样的原因,这或许也是正确的:同一位历史学家不能够写出两本完全一样的历史著作”。我相信自由意志带来的个体差异正是历史如此丰富多彩,以及历史这个学科本身存在的意义。

那么人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呢?

一方面我们可以很容易的想到,如果单纯的从宏观角度来观察人类的行为。在一个连续的时间轴上,对事件进行无限微分我们可以姑且认为其实人的行为看起来好像是线性连续的——譬如打出这行字我必须连续的移动手到键盘上,然后连续的做出敲击动作。——等等,这岂不是说如果给我们一个足够大计算能力的计算机(我们都知道这个假设目前完全是天方夜谭),如果找到宇宙的初始条件我们完全可以模拟出每个人的状态了?或者说只要找出宇宙一个状态的情况(深入切入历史),我们就可以完整的预言未来?有这么简单么?

现实没有这么简单,也不会如此枯燥。因为如果我们真正开始仔细研究问题,把尺度缩小到量子级别,我们就会掉入海森堡测不准原理的陷阱——既然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粒子无法准确预言,那么由这些粒子构成的世界呢?我相信答案应该是我们仍然无法预言——虽然他看起来似乎有一定的宏观逻辑性——要知道经典物理学当时还看起来那么正确呢。 另一个“阴谋论”是因为量子的测不准同时,又出现了更加诡异的量子纠缠——看起来似乎冥冥中有一个高高在上,不属于自然的神明在操控这一切——如果是这样,人类的自由意志那就无疑是扯淡了。

我相信随着物理学和现代生物学的发展,当我们能够准确描述这个宇宙,准确描述人类个体的时候,也就是历史学最大的问题:“具有普遍适用性却无法预言个体随机事件”被解决的时候。

不过至于现在嘛……我们是完全说不清楚到底是不是因为陈独秀出去嫖娼被抓住逐出北大导致了共产党的成立呢。

要是他没被抓住会怎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