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撑着伞走在雨中,看着冰冷的雨下在这个冰冷的世界。

我看到石护栏上的苔藓,在辛苦的生长,即使在这个寒冷的冬天,也努力的要绽放出一点不一样的色彩。

即使无人为它喝彩,甚至连偶尔眼神的逗留都欠奉。

冰冷的风吹来,街道如一潭死水一般波澜不惊。

只有突然从身旁跑过的嬉闹的似乎永远精力充沛,不知疲倦的小朋友,以前在街边被冻得鼻子通红,却没人光顾的小贩。

还有牵着一条土狗,身上穿着不知道裹了几层泥浆的流浪汉,和带着一身疲惫,老眼浑浊,亦步亦趋的老人。

打破了这个世界的死寂。

而我的脑袋里面却什么都没有想,我懒得对这个世界做出任何回应。

上一次像疯子一样在全城乱跑还是高中的事情,那个时候觉得这个县城好大,好复杂,觉的高中也好大,好复杂。跟同学一起,也不坐公交车,就像两只没头苍蝇,到处乱窜。希望可以借以排除掉心中的不安,与彷徨。

转眼间,同学已经去了云南,在一个小县城买了房子,娶了本地的姑娘。这个县城对我来说已经不过是见过的众多城市中很小的一个。我却又觉得这个社会好大,好复杂。无所适从。 脚步里,还是免不了的不安,彷徨。

其实我很喜欢雨,在雨点声声里,似乎这个喧嚣的世界也会安静下来,显得祥和,平静。这个世界的浮华,似乎跟着外面的灰尘一样,被荡涤掉了。

但是我也讨厌雨,冬日的冰冷,苦寒,似乎随着雨滴降落到这个世界,慢慢的潜伏到了心里。

这个世界,好冷啊。

昨晚一直处在半睡半醒的状态,混乱的似乎连时间的流逝都搞不清楚了。今天很困,却怎么也睡不着觉。

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的吧。

今天去吃了豆花饭,一直觉得味道不对,结果才发现是以前最爱吃的豆豉忘了放。